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包头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草原深处

我的小说《枳机滩今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6 18: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宽还真有两下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08: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 R# W' |* @3 o               
8 M5 d& C- U8 p: a8 a    我们枳机滩,自从海宽搞起了这个特色旅游尤其是引进小姐以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原来一斤只卖两块钱的鸡蛋,现在两个就卖两块钱。而枳机滩里的砂葱、笮门、地皮菜、野蘑菇和大南山里人们土法放养的土鸡,现在成了人们最最喜欢的美味;一些过去人们不当回事的土东西,现在全部都卖了个好价钱。当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和男人们一起买东西的时候,更能翻倍的卖。那些一辈子都没有坐过火车的老头老太在自己家门口看到了西洋景:雄赳赳的保安,火辣辣的女人,还有、、、、、、哎,用王二命的话说,真他妈X看得人眼睛都花了。男人们一个个找借口往“枳机滩蒙古包风情园”里跑去喝茶,女人们却神经紧张愁眉苦脸在心里诅咒海宽。有一天我们村近七十岁的刘海老汉趁老伴不在家偷了家里五十块钱找到海宽,可怜兮兮地说看能不能让他、、、、、、 海宽仰天大笑,差一点把肚皮笑破,不仅能而且免费给他安排个最好的!这事不知怎么后来被那老太太知道了,呼天喊地哭得人们心都发揪。“幸福”过后,让老伴一哭闹,孩子们一数落,刘海老汉羞愧难当,居然跳进了西滩的大机井要了却自己的性命,幸亏被人们及时发现才救了上来。我爷爷用他那一根我三叔捎回来的文明拐棍点着海宽的后背追骂了好远,他气哼哼地骂道:“你个驴日马下的王八小子,你老子哪辈子没做好事下下你这么个杂种!你以为有你三叔在中央你就想咋活就咋活了?伤风败俗,把窑子店开到家里来了,你他妈X还是不是个人?!你不要忘了,你三叔是我儿子,哪天他回来你等我看给他说什么好话!人不灭你天也得灭你!”这时的海宽,除了我爷爷敢这么骂已经没有人敢了,就连他大我那四叔和他说话也毕恭毕敬。海宽也不生气,站在不远处嘻嘻哈哈道:“你打骂死我,将来百年以后谁给你老汉红火热闹办喜事呀?我三叔在中央能捞探上了?”这时一个保安实在有些看不过了,过来悄声对爷爷说:“老大爷,你看,我们高总那么大级别,您这样骂他,是不是、、、、、、?爷爷正在气头上,手中的拐棍一挥向保安打去:“去你妈、、、、、、!”
/ U/ t+ a  N1 i     我常常看新闻浏览电脑,除重大的国际新闻,可能让我感觉最多的,就是关于我们村特别是我堂弟海宽的新闻。) N/ Q% x( B5 t1 v8 C
     我是在一次回村办事中领教了海宽的能量的。我的一个同学,他在南方发展,这次回来想加入我们家乡大炼钢铁的行列。我因此就陪他回找海宽。我们县、乡及我们村,蕴藏了大量的铁矿资源。据我所知,我们村我小时候最爱去玩的大南山里,就有丰富的铁矿。这两年由于钢铁市场的持续火爆带动了铁矿的火热开采,大小干部大部分工作精力都用在了招商引资、协调处理有关矿产资源的归属权及当地人们的矛盾上。一座座沉睡了千百年的大山被动地的炮声惊醒,一个个选厂仿佛一夜间拔地而起,昼夜轰鸣不停的机器在给它的主人创造着滚滚财富。在给村民提供了打工赚钱机会的同时,也破坏了大量的草场植被,污染了环境。
) M/ F- t" ?  x  V  X    听说我是回来搞铁矿的,海宽快把我埋怨死了:“哥,亏你还是个买卖人,你在市里呆下干什么了?放不开你那点生意还是舍不得我嫂子?你要闹铁矿早是干什么的,你把黄瓜菜也放凉了!”现在,在他面前我几乎是一个呆子。我有些不高兴地说:“好,那我们就走了。”我起身拽着同学就要走。海宽赶忙把我和同学拽住:“哎呀,哥哥,你是做甚了?我这个粗人你还不了解!没有文化不会说话,来来,你把兄弟打上两耳光行不?”说着,就把我的手掌拽起打向他的脸。我和同学都被他这举动逗乐了。他现出了孩子般的笑脸:“哥,你要今天就这么走了,我一头就把自己碰死了!任何人都来去无所谓,就你不行!”我心里有些感动,和他开玩笑地说:“我头上长角的了?”海宽一边说着“不是不是”,一边拨开了电话:“喂,我哥去找你闹个铁矿!你把二道梁那个大矿闹给他。什么?你少废话,他是我哥!是了,不是亲哥,但比我亲哥还亲!不要管他们别人如何,任何人说起来你就说是我让给的,与你没有关系,有意见让他们找我!”他把电话一撂,就让我们去乡里找靳存山。我一楞神:“那不是乡长吗?”“是又怎样?”我不解地问:“咱们现在是求人家办事,你这不是得罪人了吗?人家心里一不高兴,该办也不给办了。”海宽不屑一顾地说:“他敢!只要我手指头稍微动一动让他看上一分钟的小电影,他就得乌纱帽落地,恐怕连回家卖红薯的机会也没有了!”
4 g. N' k+ @) `; N; Z8 G% Y, z    我和同学被他说的目瞪口呆。我同学迷惑地问他:“假如成了,那我们该给他多少好处费?”海宽无可无不可地说:“扔给他三五千块钱让他花去就算了。”同学一头雾水。海宽说反正我也认识靳存山了,他就不陪我们去了,让我们自己去,他给我们准备手扒肉、烤羊腿。临出门还补充了一句:今天一人给我们准备两个最好的小姐来伺候我们!! W3 S; X! V+ d1 l
    当我们到了乡里时,靳乡长早已和司机等在那里。我们赶忙放下自己的桑塔纳跳上了他们的213。
1 i1 _- O. ]7 |- ~9 ~我这个同学在此以前曾经看过好多铁矿,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所看到的矿,其储量和品位甚至是以前所看的总和!他快高兴死了。靳乡长不无感慨地说:“唉,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市里好多重要领导的亲戚都想开采这座山,就是没有通过海宽这一关。你们,算是找对人了。”原来,在靳乡长口里,我才的知道海宽现在已经被聘为我们乡新近成立的什么“矿山资源管理办公室”的主任。
7 H, Z6 e# @$ B5 N  ]; h; n    我这同学,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大半年都没有办成的事情,居然在短短的一上午就办成了:我们迅速签定了开采合同及相关手续。私下里,同学把一万元钱递给了靳乡长,可是他无论如何不要,到最后实在推托不过,非常难为地说了心里话:“不是我不喜欢钱,而确实是因为你们是海宽让过来的我不能收。”我们也掏心挖肺地表态:天地良心,除我们三个人决不让海宽和其他人知道这事!
3 [1 ]( b0 g/ `9 ]7 V    回我们村的路上,我同学癜狂失态地告诉我,他原本准备了五万块钱的红包;象今天这矿,给十万都值!他把海宽夸了个天花乱坠,说他走南闯北香港深圳黑白两道都交往过,但从来没有见过海宽这样的人物。他说要我和他一起开这矿,不要我拿一分钱,给我分一半股份。
. j( x* T# B* w7 E4 |" Y5 K6 B    回到我们的枳机滩后,还不到十二点。海宽任由我的同学说靳乡长如何给面子,海宽如何有能量,象是很不在意地笑笑:“哥,你刚才可能心里有些骂我,骂我为什么不把大南山的矿分一部分给你们,是吧?”我实事求是地说:“是了,有点。”“那是我花了二十几万拼命闹回来的啊,可不能轻易给人!”他意味深长地笑着,“再者说了,能把别人锅里的肉抢回来何必分自家碗里的饭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这个曾经在我心中狗屁不如的“灰”兄弟,几年的村官经历已经锻炼成了个官场老油腻了。我和他随便说,有个朋友的小孩早婚年龄不够,以后看能不能在乡里给办个假结婚证明。海宽随手就给我们乡派出所高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上公章证明“过来”。
2 z, P0 U5 _3 X. Z! T$ V    就在他给我诉说大南山铁矿的一些事情的时候,高所长就从乡里跑过来了,并且十分钟不到就把我说的事情办妥。我见过许多现场办公,但今天是有生最快速的也是最不可思意的一次!
发表于 2009-12-17 09: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你爷爷牛。虎爷无犬孙呀。
发表于 2009-12-17 13: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宽真牛!!!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6: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 k. v7 n' k- ^" j, T" Q4 ~: d        ) Z9 g4 s. g' c
     海宽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蒙古大餐。那手扒肉,那烤羊腿,那血灌肠;那醇香的美酒,更有那左右相陪的美女!海宽象个指挥若定的将军,粗短肥胖的手一挥:“我告诉你们几个,这是我最亲的哥,这又是他最好的同学;你们今天要给我侍侯不好他们,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左右那一个个娇翠欲滴的女子异口同声地回答:“是!”这几个女子娇声嗲气变着法子的陪劝下,很快,我们就有些晕晕糊糊了。海宽在一旁敦敦教悔:“哥哥,你今天还有什么放不开的了?我那嫂子警察也不在,兄弟这里又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你还怕什么了!?你今天想玩谁玩谁想X谁X谁!你不听人们说:漫漫人生路,谁不错几步;前院有个做饭的,后院有个洗涮的;公司有个好看的,外头养个会各搀的,远方还有个思念的。巩固二,保住一,发展三四五六七吗?”众人被他逗得轰堂大笑,我却在那些火辣辣主动进攻的小姐面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把头一歪,又对着高所长喊了一嗓子:“你他妈今天给我靠一边去,没有你的份。今天主要是招待我哥他们了,听见了没有你!”高所长唯唯诺诺地说:“听见了,听见了。”海宽用讥讽的口气说:“你们他妈整天不是骑着摩托挎着枪,后头驮着一只羊,村村都有外母娘夜夜不误入洞房吗?再多给你闹上两个女人,爷怕你连枪也背不动了!”把那几朵桃花差一点笑落在地。3 H0 a( d$ @2 D0 I
    蒙古族最高的礼节——敬献哈达,也让海宽给我们用上了。我这个走南闯北的同学,差一点被感动得哭出来。我们草原上那些感人的歌曲,一首接一首响彻耳边。我本身也会唱一些歌,也听过不少歌,但今天的歌,我认为已经超越了专业歌手的水准。有一个气质非凡的女歌手那如荡气回肠的歌声中,让我的灵魂仿佛遨游到了大南山中,那莽莽荡荡的草雾在眼前晃动,脚下的绿色苔藓象走在地毯上了。雾蔼茫茫的沟沟叉叉里,各种鸟雀翻飞鸣叫;朵朵白云飘荡而过,投下了片片阴凉。《雕花的马鞍》、《蓝色的蒙古高原》一首首草原上那雄壮哀婉的歌曲,重新震撼了我。那女歌手在我的要求下,唱了《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我,我的同学,甚至包括海宽都被这首歌曲感动了:) r3 i; ~& H. }5 B/ O7 m, e- d. u4 |" E
                   、、、、、、: ^4 d9 Z& m3 f+ `
                   如今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
; s) x9 w( ]2 y$ [+ V1 |. B) b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 ~8 G& a7 Z* V  a" @7 v) x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 e  e4 S6 _. l+ z- s( n8 r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D4 o, `! F! v& |5 A4 t
                   啊!" k4 }, ]* r! P4 e) T. w0 i
                   母亲的河,* f( c- X  W1 @, K! Q- d
                   虽然已经不能用不能用母语来述说,. h: H( M. s+ R* R
                   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 Y8 W/ g* N: r' F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
! ^1 k2 u, P# J7 L7 {8 C( w( i                   心里有一首歌, - w! D1 Q: U+ Q/ W, ^# R
                   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 r, `  C# n+ X# T: k                   、、、、、、; |* x4 I8 s+ p8 g" B9 h
    诗仙李白不是说过“人生得意须进酒,莫使青樽空对月”吗?”酒真是个无与比拟的好东西啊!看着大帐外那在成吉思汗手中曾经使我们国家的面积扩大过两三倍的苏鲁定,望着外面那草海绿河的枳机滩,我的心里已经醉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篷篙人!”% m( q; `: D) j5 M
    我喝的东倒西歪,兴奋冲动不已。在被两个如花女子搀扶着走向“炮房”的小道上,逐渐清醒了一些:我不能去。那削金烁骨的美色诱惑确实太大了,但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人在这里干这事,恐怕不出明天就会尽人皆知。这方面我还比较保守,确实象海宽说的有些“放不开”。我让她俩先进去等我,我要方便一下,马上就好。她俩好象怕失去一宗特大买卖似的,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快一点”,其中一个甚至怕我有什么闪失,竟然要搀扶我一起进男厕所。我除了好笑以外还真有一些感慨:唉,这么好的女子,怎么就搞了这一行道了?如果跳出这一行业,给谁当老婆还不是百里挑一的好女人!现在,似乎稍微有一点姿色的女人都在从事类似的工作。看来,我是拯救不了她们的!——因为她们并不需拯救!
1 F- g5 V9 x4 ]  B    我象个贼似的,顺着厕所后墙猫着腰溜出了此地。当时如果有人看到我的样子,一定以为我是刚从“炮房”出来怕别人看到了才如此。我衣帽不整地到了大伯家,倒头呼呼大睡。我心里的欲火,在慢慢的被强迫压抑下去。大伯给我沏了浓浓的茶,坐在我旁边断断续续给我叙述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发表于 2009-12-17 20: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 草原深处
6 s* t4 {1 `7 ]. h8 e4 Z9 J7 G0 _7 Z
" `+ J: Q% O9 j$ P  \: C坐怀不乱,好男人呀
发表于 2009-12-18 17: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行。
发表于 2009-12-19 19: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布仁巴雅尔唱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很好听 9 [% V( m4 U" v; |/ R9 A
想听的到这里听吧" _* A% A" ?' H7 e# }
http://home.baoketu.com/space.php?uid=6&do=blog&id=609" m+ o$ K8 \# f, q/ Z
我学着唱了一下,我朋友说我唱的太悲了有哭腔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0 08: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 ]3 Y/ n# w' o+ D$ n
               
0 Y; D, _  R' k1 R# `$ e    我们村南头我大伯曾经无数次领我去游玩的大南山,是去年前半年发现铁矿的。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它?可能是因为它蕴藏着阿里巴巴那无尽的财宝?不是!它曾经多少次出现在我的梦里,而我现在生活的城市,却无缘与我在梦里相见。或可以说是我已经在儿时把我的魂丢在了那里。我敢说,我的同村同龄人,没有一个比我进的山里多,更主要的是没有一个象我是由大人陪着那么长时间无忧无虑的玩过。我坚定不移地认为:大山,是有灵魂的!而它的灵魂曾经和我的灵魂有过多次亲密的接触。——这才是我喜欢它的根本所在!我对她,太熟悉了。就在她的怀抱,去年海宽上演了一出让大山都震颤的戏。
$ R. D, R0 X$ ?  [) f    在北方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乡与乡,尤其是村与村之间除了耕地和个别草场,象那些荒山烂渠根本就没有明确的分界线,谁又把它当回事了?但当阿里巴巴的芝麻门被寻求发家致富的人们那饕餮大手打开的时后,迅速变得敏感起来。于是,村与村乡与乡之间,互相打闹上访告状乃至流血事件不断发生,县公安局处理的多数恶性案件都与开矿业有关。2 Z6 X. T$ r* J1 i# C
    正当海宽还在一心经营他的“枳机滩蒙古包风情园”的时候,沉睡的大南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早已经让邻村的人们那轰轰炮声惊醒了。曾经在他那里任劳任怨干活的几个人,鬼头鬼脑就走了,说是到市里学什么手艺。 海宽心想,人各有志,高高兴兴就把他们欢送走。他哪里曾想,这几个人第二天就贼眉鼠眼扛着锹锔斧头到大南山铁矿打工去了。海亮把这个消息原原本本告诉给了海宽 ,说工人们一天的工资就一百多块钱,人家自然不会在咱们这里干了。 海宽把手里的大不锈钢杯子恨恨摔在地上,还嫌不解气,又一脚把茶几上的电视机揣到地下。他大发雷霆,有人竟敢在他的地皮上开矿,把他的人撬走!“老子我不给你们一点历害你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睛!”他半小时不到就调来三四辆越野汽车,组织了十几个人,亲自带队就要出发。海亮和他那几个铁哥们苦苦相劝下才没有去。人们劝说:你现在的身份和级别不一样了,不能轻易去,哪怕我们处理不了,你再去。' }7 I& h8 P1 Z# o
    几辆汽车如发疯了一般,踩着高翘将一尺多深的沟坎都忽略不记飞奔向大南山 。那些被机器轰鸣声震得什么也没有听到的人们,当惊醒的时候,已经脑袋开花了。这些人见人就打见车就砸,简直就象狼进了羊圈。在人们还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被打倒好几个。一个没有来得急跑掉的小管事被打伤后,哭哭啼啼回答了虎狼之师的问话。原来是马场地村的书记王明和市里一个什么大公司搞的。海亮给传达了海宽书记的命令并下达了最后通牒:马上停产,乖乖撤走,不能再开一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和我有心灵之约的大南山,几十年来第一次让人们用那可怜的鲜血涂抹了她的胸怀。凯旋而归的人们似乎比打败日本人还高兴,欢呼雀跃胜利回到枳机滩村 。海宽为他们隆重接风,称赞他们干的好,如果有任何后果完全由他一人承担。
4 o2 e8 J5 Y. w" H' P! s9 p/ f    但他们不曾想,第二天大南山里照样机器轰鸣,村民们在王明的组织下成立了护山队;那些被打伤的人全都录了像,然后送往医院治疗。这个王明看来也不是吃素的主,他又请律师给那些被打的人落了口供,似乎是要来个鱼死网破,不把这官司打赢誓不罢休。他并且扬言:谁再敢上山闹事,尽管往死打。 海宽气得七窍冒烟: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有人敢这么和他对抗!且不说他过去的恶名,就这一两年他的大名响彻方圆百八十里,只要他出面,不管白道黑道,也不管有理没理,谁不给他三分面子?这真是吃生米的遇到按生谷子的了! 海宽暴跳如雷地骂道:“ 大南山是谁家的?我爷爷从小给人家撵牛放马就天天在那里各转,我们家的好几十亩还在那里了!就是你们的,老子也非让它姓了高!妈那个X,我操你祖宗,老子要闹不死你几个对不起你姓王的。”他安排人对王明进行了跟踪,确信当晚在家后,亲自带了两个弟兄把王明从被窝里拽出来,他手里那一杆黑糊糊火药喷子,对住那惊恐的脸就抠动了扳机。王明把头一歪,再一看半个脸已经血糊糊黑花一片了。这还不算,他手下那两个人不顾那杀猪般的哀嚎和他老婆孩子磕头捣算的求告,又用镐把将王明的双腿硬生生给打成了粉碎性骨折。临走,给扔下一大捆钱,要他看病去。海宽恶狠狠地说,留你一条性命,如果再敢到大南山开矿,在敢和老子对着干,让你亲眼看到老婆孩子缺胳膊少腿的下场!
% Z! G% I. S) C1 V: \* V    停工三天以后,那个和王明合作的本市有名的大老板,象觐见皇帝一样来拜访了海宽, 一改往日对工人那颐指气使的神态,谄媚不已地给海宽说好话认错,口口声声说他错了。海宽连个坐位也不给让,好象教训三岁小孩一样手指眼睛历数他的不是:“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这是你的市里? 这是你家的公司?——告诉你,这是我高海宽的地盘!你也是个有鼻子有眼睛的大活人,你也就不打听一下,你既然来我们这里投资挖把,又在我的地皮上,你怎么就瞎了眼睛去找那么一个臭狗屎?他在我眼里连个爬虫也不是!再者说,就在你那市里,你说我哪件事情办不成?哪个市长书记不给我面子?我可以给你吹一牛:你他妈办不了的事情我能办,而我能办了的 事情你却办不了!你信不信?我好象听说你是什么市长的亲戚呀还是什么哥们,你把我不放在眼里,是不是?”那人一脸惊慌失错的样子:“高书记,高总,我不瞒你说,那都是用来唬人的,我真是瞎了眼睛,有眼不识泰山!我是阴错阳差和王明挂上钩的,再让他一吹,我就相信了。” 海宽稍微平息了一些:“那,你现在的眼睛好使了?”“好了好了!高总,说心里话,其实我一动工就已经后悔了,我就知道我找错了婆家认错了人,但是已经那样了不能再反悔了。你这大老总别看是一个村书记,我现在心里最明白,无论是官场还是经济实力你都要比我强十倍,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要理解我的难处,放我一条生路。” 海宽已经彻底缓和了:“那你说说,怎么个放法?”那人真诚地说:“咱们合作。”“行!你说怎么合作?”“任何投资不用你花一分,只要你能够保证我正常开采,每一吨的纯利给你分一半,你看行吗?”  海宽仰天大笑,蒙古包快让他给震塌了。
发表于 2009-12-20 12: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忒牛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包头资讯网 ( ICP备案号:09047789号

GMT+8, 2018-1-23 09: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