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包头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439|回复: 69

我的小说《枳机滩今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5 19: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枳机滩今昔
! Z+ v! T( N: Y                                                    4 T% J9 V& S5 x4 e; O4 e4 k/ x. U
                                       草原深处
# V) K3 U5 e9 ?4 [                                         ; d& l1 I+ A# k- J1 J7 L1 c
$ K* x7 o6 n+ |& h8 }
      
& r2 q  j* v# ]. F# y/ [9 \    在我们枳机滩村大地上,过去、现在,曾经发生了好多轰动一时的事情。一直以来,萦绕在我的心头,总想把它写一写。
' O! h2 x/ |8 Z0 m+ |& `- a    那一年,我的大伯疯了。他是因为找对象的事情,疯了的。我们全家因为这件事心痛不已。尤其是我爷爷和我那远在天边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三叔。对方父母嫌我爷爷们家穷,死活不让他家闺女找我大伯。说什么宁愿把闺女“扣了石槽也不能找”!我那时还很小,不懂的什么,整天看到大伯疯疯癫癫的喊他的“二梅”,也即我那已经成为别人老婆的曾经心中的“大婶”。我觉得这很好玩,看到他那念念叨叨象叫魂似的样子,除了村里偶尔来放的那些电影外,仿佛再也没有如此好看的事情了。更主要的是,大伯从此再也不用下地干活了,——他已经“不能”干活了。也正因为此,他有的是思念和念叨我那“大婶”的时间,有的是领我玩耍的时间。大伯领我到我们村南面大青山北的一座我们称之为“大南山”的大山里游逛,没有一点目的,没有一点时间上的限制。那时的农村,不知为什么,虽然穷得连个裤叉都买不起,可是大人们都非常繁忙,从早干到晚,没有一点休息和娱乐的时间。而我和大伯,一个疯子一个玩尿泥的毛孩子,却成了另类:随心所欲地玩耍的那么开心,好象天地任我们摆布和趋使。说实在,我现在想来,尽管那时我母亲很担心大伯不要对我“如何”了,而我始终没有往这方面想,我认为大伯除象我的父亲,更象我的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好朋友。我们语言方面交流不是很多,但玩耍配合的特别默契。好在那时大人们都为他们那些忙死忙活却连肚皮也填不饱的营生忙乱,担心归担心,也实在没有时间来看管我。再者我那一天比一天灿烂的笑脸,也让我母亲渐渐放心了许多。- k5 v) v7 v' [. R2 x" G' C% S
    我们大南山西坡下有一条黄土大渠。过去,听我父亲说,他的爷爷为了避乱,从陕西省神木什么地方展转来到我们枳机滩村子的前身——后套壕沟。这沟,由于曾经有人居住过,两边崖上尽是一些破窑烂洞,院套院墙连墙,东西有一千多米。进城以后,当看到类似《地道战》等鬼子进村的电影,我常常想,我那儿时魂牵梦绕的地方,就是拍这种电影最好的场景啊! . C( m1 C5 H6 C5 G% G& r2 @
      
) x- M  D; o4 C, }& l2 h9 X7 T    我的疯大伯,就领我到这里来耍。他捡一根枯树枝,把一头用石头砸毛,最好裂开,然后给吐一点口水,左瞧右看一下以后就伸进麻雀窝里顺顺时针拧,直到把鸟蛋或小鸟拽出为止。我开始并不知道他是左右看什么,后来才渐渐明白:母亲一再强调的蛇,就是他要看的东西。当他掏鸟窝周围有麻雀急切的鸣叫,就是安全的。
- H2 w. b0 Y5 _7 d2 j    我们还掏野鸽子和黑老鸦。那时,你如果到我们枳机滩村子去过,从老远处,你就能够看到我们村子上空那漫天飞舞的灰色鸽子,有的尾巴上那风葫芦芦鸣鸣叫话声,给我们那时只知沉浸在死干蛮干的田野大地上的人们,播撒下了希望和快乐的种子。这些鸽子,就是我们掏回的那些小野鸽子繁殖下的后代。
3 y% V; c6 ?# P, g" v- s2 h8 I    我们还时常到大南山里头撵石鸡追野兔,但那十有八九是徒劳无功的。我们挖山丹丹充饥喝清泉水解渴,山岚在我们脚下徜徉,白云在我们头顶行空。
4 G$ [8 [1 b$ s& o$ f    我们村,是一个半农半牧的地方。村南,是庄稼地;村北,是一望无际的枳机滩。偶尔有点点褐色的山峦起伏其中。听我爷爷说,他年轻时,那一房高的枳机,进去多少牛马都难以找到,而且人们最怕牲畜跑进那里,除不好找以外,更主要的是那里狐狼出没,经常有牲畜被狼吃掉的事情发生。我记忆中那一瘸一拐的刘背锅,听爷爷说,就是被狼咬的。到我和大伯“成为”好朋友的时候,这枳机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雄风,好一部分已经被生产队那些饿薄肚皮的人们开垦成了耕地,其余部分在人们下套枪打逐渐绝迹了狼的行踪以后,把它作为打草放牲畜的地方,似乎有意对它往日的让人近而远之进行报复。我稍大了一点以后,这里几乎成了唱大戏赶交流的地方。我大伯就领我来这里玩耍。当时,这里的野兔和山鸡也非常多,我们捡野鸡蛋掏小兔儿子、、、、、、有时,大伯会忽然停住手脚,透过眼前麻密的枳机林林,眼钩钩地望着不远处那些罩红头巾的女人,盯老半天,猛然喊:“二梅!”这时候,我确实被吓了一大跳。还没等我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撒开那甚至比野兔还跑得快的双腿,奔出了枳机林林,向他的“二梅”奔去。在这时,我才确实知道我大伯有些不正常。我随后也着急忙慌追他而去。其实,到眼前才知道,那哪里是他的“二梅”,他的“二梅”出嫁到了十里以外的地方,哪能在这里出现。* X4 x% p8 ?4 t& {2 n( G
    我上一年级的时候,我大伯去学校找过我几次。我在里面上课,他爬在窗户外面笑嘻嘻看着我。有一次我们数学女王老师正在讲课,大伯手舞足蹈地对她喊:“二梅!二梅!”我恨不的钻到地下。晚上回到家,我狠狠把大伯数落了一动,从此他再也没有到学校。
! R) I' X" C+ a        ( m6 @- ?+ E) q

5 R# s/ r+ \5 T* K* K3 G! z    直到我念五年级的时候,大伯才渐渐好了。我三叔经常给他往回寄一些好药,并写信嘱咐他要振作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5 19: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才疏学浅,但是二十多年前就喜欢文学,就这样不揣冒昧的给网友们发了,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发表于 2009-12-15 2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村人娶个老婆到现在也是人生中的重中之重的事
发表于 2009-12-15 23: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草原深处 " k% R$ U. f2 t% z1 t

6 \. c# w6 Z9 }; k; `4 Q2 {
  U2 b7 l7 R' w7 s    很的很生活很现实很不错
发表于 2009-12-15 23: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新作品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09: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 h; i8 n8 T7 d9 n; }" G
        
: e2 e% Z# c- p$ A3 I' A' _" s" [    我虽然不是什么好学生,也稀里糊涂早早考上了大学。在我们市里上班,后来又“下海”做买卖,搞得还算可以,也踏入了“百万富翁”的行列。我四叔家的堂弟海宽却认为我一般般化,老希望我能够回到家乡发展一番事业,用我的“洋”和他的“土”结合,好好发展一翻事业,不要给我三叔丢脸。
3 f3 i' O( ]5 d6 @* I$ `, r4 G    我爷爷共生了五男俩女,我父亲排行老二,一直在我们村里当小队会计,现在跟我在市里一起生活。就在我大伯生病以前,我三叔就早早当兵出去了,早年在我们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呆过一段时间,后任我们国家某部的一个司长。可以说在我们县甚至我们整个市,象他这样职务的人廖廖无几。
  s6 [: @  g! ?- A    我的家乡枳机滩,这几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也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村北那一大片过去留在我记忆中抹不去的枳机林,现在在海宽的开发下,搞起了特色旅游。海宽比我小两三岁,从小就黑不溜秋,五短身材里好象蕴藏着能把天捅漏的力量,打架论武偷鸡摸狗样样在行。有一年甚至把他们班主任老师给狠揍了一动。我小时候和人打架海宽是最好的帮手,而且只要听说我和别人打架了,他就要到人家家里操家。别看他那么霸道,却经常跟在我身后抹着俩桶鼻子象个跟屁虫。
% f3 Z4 v  m/ B6 E7 U    海宽仅仅念了五年级就再也没有念书,也不帮我四叔干农活,整天和周围一些不务正业的浪荡子胡吃海混,差一点没有进班房。他曾经到市里呆过一段时间,也曾经到我家住过几天,但他那“灰”样,不要说我老婆就连我也有些讨厌他。他气哼哼骂我活的没有个“人样”,把过去都忘记了,象个地地道道的小市民,然后摔门走人。临走时他喊叫要到北京找当时已经是中央某个部副部长的我三叔。不久他就回到村里,把村委会副主任打跑当上了小村官,主任的一切事务很快就全部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半年不到,在一次村委会书记的选举前,他因一点小事,一算盘把现任书记的头打破,随手摔出五千元钱让那书记看病去。书记捂着流血不止的头不去住院,海宽手下那些小弟兄们哗啦一片围上来把书记扔到车里。在县医院包扎一下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可是他那些弟兄们生硬让书记住了一个星期;等到书记“出院”回到村里的时候,选举已经结束。老书记感慨不已,流着泪问海宽:“是你三叔叫你这么做了?”半年多时间已经吃成个肥猪的海宽,横堵在大队部门口,连老书记的门都不让进,翻着脸部那滚滚横肉,恨恨地说:“是又怎么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不拉屎占着茅子还有理了?照我看,咱们村这么多年没有发展,就是被你阻挡的原因。你还不乖乖回家等死想让我活埋你了!?”老书记被气得手脚乱抖:“你们家就是、就是出了那么大的官,你也、你也不能、不能、、、、、、这世道、欺负人啊、、、、、、”人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把气晕了的老书记抬回他家。9 K  N9 x! t$ A2 G! u, E2 R$ o& r: h
    我这么多年在市里发展,有好多事情也曾经想到要找我三叔,但后来总认为我三叔职务那么高,是否会给我过问那些事情。总之从来没有找过他。为此老婆经常骂我没有本事,说人家是没有关系拉关系套关系了,我是有真正的关系不会利用,是地地道道的窝囊废!而我那曾经被我和老婆认为是“灰人”的海宽,却越来越多地扮演了沟通我们村、乡、县甚至是我们市和我三叔的桥梁纽带作用。海宽上任不久,就跑上面把我儿时玩耍的村北那大片枳机滩申请为市里重要的旅游开发区。他办这些事情不知为什么出奇的快速顺利,并争取到了一大笔开发款。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似乎转眼之间成为了市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时,我老婆有些不好意思地和我说,她调动工作的事,要么让海宽给“跑一跑?”这时我略微牛气了一些:“要说也你去和他说去,我不去说!”我曾经一度也是令人羡慕的主,现在怎么落到找他求情的地步! & ~; `$ _; f' M  K0 h% G
    海宽那些匪夷所思的举错,也确实不得不令我及人们刮目相看:他上任短短两三年就彻底遏止了村北那茫茫枳机滩的放牧耕作和乱割乱砍,所有枳机滩里的耕地全部停止耕种,就连他亲妹夫在那里放骡子还让他打得鼻口鲜血,最后还罚款200元。人们对他是又恨又怕又佩服。事实胜于雄辩,西部大开发号召人们植树造林退耕还林恢复树木草场,以前一直是一句口号,现在成为了事实。   + N/ N) W! P7 U8 C
    草地树木的恢复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由于保护得法,加之这两年雨水特别充足,那记忆中一望无际的枳机滩,甚至比我小时候还要茂盛:那象爷爷给我说的一房高的枳机又重现了它往日的英姿,在风涛雨雾中述说着它曾经的辉煌和现在的骄傲;那一片片在退耕后迅速长出的牧草,宛如人工雕刻的图案,花花点点散落在其中。海宽就在这里建了他的蒙古包:几十个如小草中蘑菇的蒙古包,点缀在一个高大雄伟的蒙古大营四周。原始古扑的小桥甬道不时穿插在其中;那非常夸张的苏撸定,在大帐前的草坪上直指云天,甚至连麻雀也不敢在它上面栖息。海宽把市里有名的吹拉弹唱手轮番请到这里,红火热闹声昼夜响彻天空。这还不算,很快他又发现了真正能够招揽来大宗买卖的办法——引进小姐!而且他招来的那些小姐,都是市里或外地非同一般档次的“圣女”,个个如花似玉美貌非凡。他这招出奇的灵,原来只是勉强能够维持的生意,一下子火爆异常。 他的办公室也般到了其中一个大蒙古包里。空调木地板外加大老板桌和传真电脑,那么有谁见过这样的蒙古包?他简直是一个土洋结合的专家。就象一个独立王国里的皇帝,搂谁困谁由他心情决定。他媳妇,我那个可怜的弟妹,连个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 ?  p7 q+ {8 J* A5 d8 ~$ C0 t: a( V& b    现在的海宽,再也不请人到他的蒙古包里吃饭了,而是去“喝茶”。好多领导朋友现在非常愿意来他这里喝茶。那些在办公室吹胡瞪眼的人们,在海宽面前就象一只死绵羊,任由海宽嬉笑中打骂。不要看他是一个小小村官,其实已经渐渐成了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了。我们乡里、县里甚至市里,好多非同一般的大人物都来拜访他,求他帮忙办事。他也来者不拒,不时到市里、自治区乃至北京给跑。一个小村官,由老书记的摩托车换成桑塔纳,很快又开上了凌志430。用他的话说是到北京找我三叔又快又“不给他老人家丢脸”。反正,这年代看不懂的事情太多了,理解最好,不理解慢慢理解。我们这个高姓的大家庭,可能是在我三叔潜移默化的作用下,包括我两个姑姑的孩子,总共也出了十几个大学生,一直以来都也不错,无论官场上生意上都有骄人业绩,可是现在无论如何比不上这连小学都没有好好念下来的小村书记。且不说别人,我自己都一度因为他而迷失了自我。想当初,他刚开始开发的时候拉我入火我是不屑与他为伍,现在人家搞的那么红火,即使再让我入股我也无颜了。
发表于 2009-12-16 10: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人估计看不懂你的小说
发表于 2009-12-16 12: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草原深处
7 I! Z5 s% j/ O) o8 @$ `. ^. v$ J, e
/ |% H) {% \7 D
    小时候是灰货的人现在都混的挺展的
发表于 2009-12-16 14: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掏老家巴,套石鸡,小时候经常干,呵呵
发表于 2009-12-16 16: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枳机滩是哪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包头资讯网 ( ICP备案号:09047789号 )

GMT+8, 2018-2-23 00: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